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請登陸][免費注冊]
              搜 索

              閑話芯情
              明星芯片架構師Jim Keller為何最終選擇加入英特爾?
              出自:Intel

              近日,加入英特爾已有3個月的明星芯片架構師Jim Keller接受了外媒VentureBeat的采訪,在采訪中談及了自己加入英特爾的始末和讓其為之興奮的新角色——英特爾公司技術、系統架構和客戶端事業部高級副總裁兼芯片工程事業部總經理。

              人們認為更快的芯片和摩爾定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考慮到半導體的歷史,和已走過50年的英特爾這樣的芯片制造商的成就,這個過程似乎一直是不可避免的。但事實上,芯片技術的推進需要艱苦的工作和聰慧的人才。這也是英特爾在今年4月宣布招募Jim Keller擔任高級副總裁的原因。他將領導公司的芯片工程研發工作,包括打造能在一套系統內應對幾乎任何一項任務的芯片。

              Keller在芯片架構方面的成就無人能敵,他能定義一整套芯片的外觀。芯片設計越來越復雜,有時需要數千名工程師共同研究細節,就像設計一個3D大都市內的人流、車流那樣繁復。Linley Group的資深芯片分析師Linley Gwennap認為,Keller可能為英特爾沿用多年的x86架構帶來全新的面貌,也可能在研究下一代AI人工智能芯片,或者將更多芯片集成于一套系統之中。對于價值4120億美元的半導體產業來說,這些都是大動作。

              Keller并不是人人追逐的明星,但整個行業對于他跳槽十分關注,他在芯片架構設計上有著顯赫的履歷。

              他的輝煌生涯起步于DEC,1990年代在DEC Alpha處理器設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98年,他加入AMD,研發了Athlon K7處理器,帶領K8項目,擊敗英特爾的64位安騰芯片,使得AMD第一次在利潤豐厚的服務器芯片領域站穩了腳跟。

              1999年互聯網泡沫膨脹的時候,他加入創業公司SiByte,后者在2000年被博通以20億美元收購。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后,這筆交易大大貶值,博通自身的飛速發展也陷入停滯。2004年,Keller轉投專注研發移動處理器的創業公司P.A. Semi,擔任首席工程師,后在2008年初去了蘋果。蘋果也收購了P.A. Semi的團隊,繼續為iPhone開發A系列處理器。這是史蒂夫?喬布斯擺脫依賴芯片制造商戰略的一部分,效果顯著,為蘋果節省了幾十億美元。

              2012年,Keller預感到變革即將來臨,PC處理器的發展正在減緩。他重新加入了AMD,帶領開發新的微架構,代號“Zen”。AMD 2017年發布了第一款基于Zen的芯片,多年來第一次從英特爾那里快速攫取份額。2015年,Keller再次離開AMD,加入特斯拉,為公司的電動汽車開發自動駕駛工程技術。(顯然,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厭倦了花錢買英偉達的AI芯片。)

              而現在,這位著名的處理器架構師終于加入了世界上最大的處理器制造商英特爾。以下是訪談實錄,略經整理。


              Jim Keller,現任英特爾高級副總裁

              提問:有人認為,大公司就應該也能夠自己設計芯片,也有人認為讓英特爾這樣的芯片廠商提供就行了,你怎么看?
              Jim Keller:我在這一行待的時間夠久了,垂直整合和橫向整合都見過。其實,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直都在變化。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原因。在技術變革方面,我們正處于一些轉折點上。移動仍然是行業的主旋律,要低功耗。云的擴展非常驚人。我們正處于AI革命之中,你可以看看這個領域有多少創業公司。

              但有一點是不變的,晶圓廠真的非常難做。高端處理器的設計非常難做。將無數模塊組合成差異化的、高價值的處理器非常難做。你看看現在的半導體行業,高端還在持續增長,中端在搖擺不定。有些是來自大公司的標準產品,有些事自主設計的定制芯片。過去三年,這一情形發生過幾次變化,但不變的是,超級困難的問題需要真正的專家來解決。

              提問:加入英特爾之前,你如何看待英特爾?你覺得他們需要什么?


              Jim Keller:要我說還是有點不一樣的。很長的時間里,我只知道英特爾是一家公司,是一位競爭對手,也是一家供應商。我很好奇英特爾的公司文化是怎樣的。我們都知道,計算的世界正在變革。老式主機已經消失了,然后有了迷你計算機,然后是PC、服務器。現在,我們正在走上云端。云計算普及需要多久?我仍然記得IBM提出Grid的時候,他們也不知道怎么造出它或者賣掉它。那可花了20年。移動變革正在滲入整個生態系統。互聯網太廣闊了,AI也是差不多。要我說,我來這里是參與下一波計算變革的。

              提問:你覺得芯片設計還有希望取得更大成就嗎?人們總是說摩爾定律要終結了。

              Jim Keller:那是當然。我曾經參加過一個AI會議,有人問我:“摩爾定律是否已經到頭?”他們列出了各種理由。我說:“我干這行已經35年了。摩爾定律將在5-10年內終結的說法始終都在。”我這輩子都不會相信這種鬼話的。我根本不擔心摩爾定律。

              面對這些挑戰的時候,如果回顧芯片歷史,看看歷史是非常有趣的。我們真的沒有預料到平面金屬的到來,但它真的解決了大問題。銅也解決了大問題。低K電介質解決了大問題。更大的12寸直徑晶圓,現在的晶圓廠都在封閉空間內工作,這是超酷的。現在,EUV極紫外光刻也要來了,還有立體晶體管。

              英特爾在很多重大的摩爾定律級別創新上一直都是領袖。人們經常會問:“怎么了?氣數已盡了?”我們會說:“有上百萬人每天都在努力工作,他們都是摩爾定律的忠實信徒。他們在集體推動技術發展,如光刻技術、化學材料、設計、封裝等等。”未來的變化還有很多。

              我并不擔心摩爾定律,它會繼續前行。雖然會有一些曲折,可能要花幾年時間才能讓一切順利起來。

              提問:AI似乎開始了新一輪的競賽,一次全新的競爭。

              Jim Keller:一套算法就能迅速解決問題,并且具有普適性,這是相當新鮮的。這也是最誘人的地方。神經網絡如何輸出復雜的信息?如何進行計算?這是很有趣的問題,對計算需求是非常高的。

              AI的計算方式和經典的標量計算、矢量計算、圖形計算都不太一樣,可以說差別很大,應用非常廣泛。當然,現在凡事必AI說的有些天花亂墜。每當有這樣變革的時候,尤其是從硬件到頂層軟件堆棧都在變革,就會有大量的人投身其中。很顯然,英特爾在這方面已經投入很久了,大多數的AI仍然基于英特爾平臺。我們在軟硬件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性能提升。這是非常有趣的。

              提問:AI可能需要十幾年才能完全展現出來是吧?


              Jim Keller:沒錯,絕對是一次大的變革。你可以看到,剛剛大學畢業的人就書寫著和四年前完全不同的語言。這波浪潮將席卷整個計算機世界。AI和神經網絡在很多方面是翻天覆地的科技。真的很有趣。

              提問:英特爾資源豐厚,你也見識過其他大企業,英特爾是最大的嗎?

              Jim Keller:對,英特爾絕對有足夠的工程師,這是毫無疑問的。這里卓越技術、注重合作的企業文化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參加過很多會議,你要解決一個問題,需要專家,然后就有50個人出現了,他們都很出色。這非常好玩。

              提問:他們可能會讓你當CEO。

              Jim Keller:(大笑)我表示懷疑!這里有很多其他聰明人。我在管委會中遇到的人都很優秀,并不是有某個人特別突出。

              提問:在英特爾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全新的x86架構似乎就是個好主意,還有AI芯片方面。你可能不會透露什么吧。

              Jim Keller:我們擁有龐大、優秀的英特爾酷睿產品線,在性能和頻率方面區間很大。在數據、應用方面我認為有很多有趣的創新。打造英特爾凌動緊湊計算核心的團隊這些年也取得了極大的進步,我就在研究他們的成果。

              戰略上,如何確定你需要什么、何時需要,首先是方法論的問題,然后才是解決什么問題。英特爾已經在準備一些非常酷的變化。我們在評估所有可能的應用,以及什么才是客戶感興趣的,會有更多動作到來。

              提問:我曾說過,芯片設計的有趣之處在于,它不像設計汽車發動機。有時候你能夠發揮很大的主觀能動性。

              Jim Keller:芯片設計很有趣,因為其中一部分看起來就像我30年前做的工作一樣。而另一部分則大相徑庭。我做的第一個分支預測器是2KB SRAM,現在不知道是10MB還是100MB。這些產品的規模發生了根本性變化。現代內核中的晶體管數量與之前整個超級計算中心所使用的晶體管數量一樣多。規模差異太大了。

              提問:芯片目前處于什么階段?有什么比較好的類比可以幫助人們理解嗎?

              Jim Keller:我不知道。我也在尋找一個恰當的類比。我的座右銘就是:不斷追求更大、更高、更快、更小。

              提問:作為一名架構師,你是否位于這些抽象層金字塔的頂端?是否只有很少人做你這樣的工作,越往下人越多?

              Jim Keller:我試圖去關注很多事情,我看到很多領域的專家了解的比我多得多。我已經變成了多面手。一系列復雜的專業知識非常深入——并不是這樣分級別的。有獨立的東西,有軟件專家、浮點專家、內存架構專家和分支預測器專家。我們隨后把某些組織、部落知識和專業技術整合起來。

              我有足夠長的職業生涯和很多機會,在許多領域是一名專家,讓我能夠與很多不同層面的人一起解決問題。但這不是這樣分級別的。從執行的角度來說,有不同級別的團隊。我們利用這些IP開發這種客戶端部件,由一名副總裁領導一名員工做這件事。但在技術層面,你會發現相當寬廣的協作環境。這種動態非常有趣。英特爾在這方面組織的非常好。

              提問:在負責組織所有事物的過程中,是否有時候感覺到你是在設計原子彈?

              Jim Keller:不知道。我通常開玩笑說——在Digital那時,我們定制芯片設計就像造墻。你開始鋪磚,鋪到一半的時候發現需要改變底層的一塊磚。我更像一個建筑師,而不是原子彈設計師。

              英特爾規模龐大,有著不同的產品和人才。但技術被用于如此多真實的場景中,這不像原子彈技術,更像幾千人努力開發計算機,讓世界更美好。

              提問:從外部看,我認為我們都預計你會帶來某些戰略性的大動作。

              Jim Keller:我涉足很多事情,有時候回頭看的時候會想“哇,這真了不起。”但當我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感覺只是下一項要做的工作。蘋果的故事只是“讓我們盡可能做出最好的手機芯片”。在這里,我們會制造盡可能好的服務器和客戶端、開發很棒的圖形芯片。我們正深度參與人工智能革命,有很多有趣的問題,我們會在這個領域做些有趣的事情。

              系統架構真的是非常有趣,尤其是在英特爾。

               

               

              0
              文章收入時間: 2018-07-19
               
               
              SEMI簡介 | About SEMI | 聯系我們 | Privacy Policy | semi.org
              Copyright © 2018 SEMI®.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6022522號
              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
              全民彩彩票是真的吗